冷冷路标

是路标哒!三分钟热度,爬墙高手,绘画低手,摸鱼怪,超长更新时间,点赞狂魔,我吃爆BG!!!!谨慎关注!!!

我觉得我可以再抢救一下【罗斯ver.

n'ebula:

#每日战勇祭##2013.7.19#


+++++


怎么下得了手。

罗斯听到自己心里的那个克莱尔西昂正对自己发出冷笑。是啊,一方面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有理智的人,而且在最后封印那家伙之前还独自在世界上旅行了那么久,有什么风浪没闯过有什么奇葩自己没见过?另一方面就先不提,总而言之有这第一方面的理由就已经足够了。

——那就是自己绝对不能对身边这个勇者出手的重要理由。

现在我应该还来得及抢救一下自己,罗斯想。为此,他每天都努力地避免和阿鲁巴的接触,包括肢体接触和语言交流甚至眼神都不对上。还是两个人的时候这点比较难办到,因为一旦罗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就只是默默地跟在阿鲁巴身后,那个小勇者就会露出担心的表情主动来接近他。

“怎么了,战士?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人跟你说话于是终于发展到故意对着别人自言自语了吗?真厉害呢勇者先生。”

“才不是自言自语啊?!”

“请不要对着我说话,会被人误解我们是同伴的。”

“等等我们不是吗?!”

类似的情况发生了几次之后,聪明的传说勇者就放弃了完全隔断交流的方法,转而采取了在平常定量的交流上逐渐减少的方式循序渐进。然而,就在罗斯刚决定要实行的时候,他们就遇上了小魔王露基。接着,在罗斯和露基看来是顺顺利利地而在阿鲁巴看来则是经历了多灾多难的过程后,他们终于从讨伐魔王的双人搭档转职成拯救世界的三人同行;从人数上来说这对传说勇者的自救计划无疑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的转变。

——但是,罗斯开始觉察到自己有点儿不对劲也刚好是那段时期。

没道理会这样才对啊。罗斯看着并排走在前面的阿鲁巴和露基,独自陷入了困难的思考中。说不通,再怎么想也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明明实际情况已经按照自己的期望一路顺畅地发展,可这又是什么……?不知道从大脑的哪个角落悄悄地爬出、继而以连传说勇者都被打得措手不及的闪电速度窜到全身最细小的角落,每一根神经纤维都在不愉快地打着颤。干嘛啊你们,有什么不爽的?罗斯注视着走在前面聊得很开心的阿鲁巴和露基,对自己的身体提出了理所当然的质疑。不什么事都没发生吗?就只是很平常地在走而已啊,你们有什么不高兴的?

“诶魔界还有那样的魔族存在啊。总感觉有点微妙……”

——就跟勇者先生你的存在一样啊。

“有各种各样的魔法不也很好嘛!想不动手就把熟鸡蛋的鸡蛋壳剥下来的话用魔法就好啦!不是很方便嘛!”

“不我觉得自己动手剥也不怎么麻烦。”

——因为勇者先生就是最适合自己一个人蹲在墙角哭着默默剥鸡蛋壳的那种人嘛。

“阿鲁巴是个好孩子呢……”

“为什么要一脸可怜地摸我的头?!”

——没错这种时候应该一拳捅他腹部让他肋骨出现几条裂痕才对啊。

“阿鲁巴比较喜欢被打吗?”

“才不是啊!为什么我非得喜欢被打不可啊?!”

“明明一路上都被假熊猫殴打……”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

“不都是被打吗?”

“都说了不一样!”

——插不进话。

罗斯感到了无力和小小的、真的只有一点点的挫败感。他看着不知是故意还是自然地把阿鲁巴耍得团团转的小露基,深深吸了一口气。等等我在干什么?我摸小刀出来要干什么?捅阿鲁巴?不对,动机好像和一直以来的有点不一样。控制自己握住刀柄的分明是另一种感情。黑暗的粘稠的挥之不去的令自己浑身不舒服的——

“杀意”。

而且不是对阿鲁巴恶作剧的那种捅完等吐槽的杀意,是真真正正想把某个人的存在彻底从世界上抹消的那种冰冷无情的杀意。

——我想杀了露基。

意识到这点之后,罗斯整个人愣住了。哈?不等等,我干嘛要杀那个小丫头?因为她知道我是克莱尔西昂?为了让这个秘密永远不暴露出来所以必须杀了她?就只是这样而已?好像……不太对。应该有别的更直接、更让我无法忍受的原因。那究竟是什么?难不成是因为——

——停!!

聪明的传说勇者及时打住了自己的念头。好险!差点就想到不该想的事情了!他听到心里的那个克莱尔西昂对自己发出了更刺耳的嘲笑。闭嘴!他恶狠狠却没什么底气地吼了回去,换来的却是一阵令他更尴尬的内心沉默。罗斯在一瞬间简直想把头拔出来一把摔地上再踹几脚。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


“那个……战士?”

当背后传来犹犹豫豫的这一声时,罗斯正一个人坐在小火堆前进行着名曰守夜实际上只是瞪着空气发愣的动作。所以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他吓得差点就把自己的心脏吐了出来,头上的三格信号甚至还抖了抖。他努力控制住自己面部肌肉的抽搐,侧眼看了看似乎已经在后面睡熟了的露基,再转过来皱紧眉头瞪着和自己拉开一点距离坐在火堆旁的阿鲁巴。

“怎么,勇者先生做噩梦吓醒了结果不敢睡吗?你几岁了啊?”

“才不是啊!我都还没睡好吗!”

“什么睡不着?真是的勇者先生,要是你早说的话我会很乐意帮你快速入睡(物理)了啊。不过现在也不迟?”

“抱歉请您饶小人一命!”

阿鲁巴毫不迟疑地土下坐了。正当罗斯想说“那就请你自己去睡吧难道还想我讲睡前故事给你听吗垃圾山先生”的时候,伏在地上的阿鲁巴却抢先开了口:

“——终于能像以前一样和战士说话了呢。”

罗斯闻言一愣。阿鲁巴重新坐起来抱住膝盖,下巴轻轻搁在手臂上;被火堆照亮的年轻脸庞上明显浮现着安心的神情。

“这几天战士都没怎么跟我或者露基说话,表情也一直都很难看……我还在想是怎么回事呢。看起来像是身体不舒服又像是单纯心情不好,露基好像猜到了可我问她又不肯说,所以就只能自己来问了吧。”

阿鲁巴歪过头,漂亮的栗色眼睛映出了有点傻掉了的罗斯。

“发生什么事了吗,战士?”

罗斯条件反射地张开嘴,却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有看着我。

尽管整个白天都在跟露基聊个不停,他却清楚地知道我的表情,而且真心地为我而烦恼。那时我在做什么?对了,我瞪着他们,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比如说我竟然被这两个小鬼丢在一边插不进嘴什么的,再比如说我无意识地摸出小刀想捅掉露基什么的,还比如我在嫉妒……什么的。

“嫉妒”。

心脏重重地撞了一下胸口。

那冲击是如此强烈,甚至直达脑海深处令他全身为之颤抖。

——停不下来了。

“没什么。反正是勇者先生的智商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理解的事情。”

“你都还没说?!”

“不用说也知道。好了快去睡吧勇者先生,你妨碍我守夜了——”

“告诉我啊!”

阿鲁巴一手撑在地上,向罗斯倾过身去有点生气地喊:

“我们是同伴吧!怎么可以对同伴的烦恼视而不见!我可是勇者阿鲁巴啊!”

“……”

比起他说的话,突然被缩短的距离最先令罗斯慌了手脚。他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睁大眼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单纯地生着气的脸。救命你能不能先把脸挪远一点!这想法出现的瞬间就被拥有优异条件反射的传说勇者付诸实际——他立刻挥起一拳把毫无防备的阿鲁巴揍飞了。

“好痛!!你在干什么啊!?”

被吹飞到几米外的年轻勇者带着哭腔控诉道。这种事我也想问自己啊!!坐在原地纹风不动的传说勇者在内心如此咆哮。

“都是因为勇者先生的脸突然靠近来啦。谁都会那么做的吧?”

“我的脸得罪过那么多人?!”

“没自觉的犯罪就等于无罪这种流氓概念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勇者先生?”

“并没有学过啊?!——等等战士!不要擅自把话题扯远!”

罗斯咂了咂嘴。阿鲁巴不屈不挠地爬过来,一脸严肃地瞪着他。罗斯把视线固定在火堆上,用冷冷的语气回应道:

“你就那么想知道我的事情吗,勇者先生?真是变态呢。”

“都说了我们可是同伴——”

“那又怎么样?”

他斜着眼,睨着愣住了的阿鲁巴。

“我不想说。”

——虽然正确来说是“不能说”。

罗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就好了吧?他想。就算是这个全天24小时吐槽营业中的勇者,再怎么说也该乖乖闭嘴不再问了吧?那样就行了。那样的话,刚才那一下几乎把自己的胸口击穿的心跳也好、现在混乱不堪又无比冷静的粉红色思考回路也好,全都可以重新封印起来,然后丢到所谓的时间里面慢慢磨蚀掉直到彻底消失——

“……那,战士。”

好了,还有最后一句“晚安”就完了。罗斯想着,轻轻闭上眼。

“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就一定要跟我说!”

罗斯猛地睁开眼,转过头。

“晚安!”

“喂、你——”

罗斯下意识地向阿鲁巴伸出手,又在抓到衣角的前一瞬间突地收了回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又抬眼看向已经走开了的阿鲁巴。年轻的勇者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背对火光躺了下来,而罗斯则愣愣地盯着他的后背。许久,他才用手覆盖住了自己的脸。

——有点开心。

我到底在搞什么啊。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接触,更不应该假装什么王宫战士和号称是自己子孙45号的勇者踏上什么讨伐魔王的旅程。明明我就知道讨伐魔王只不过是空谈,也非常清楚迟早有一天自己得重新回到次元夹缝永远维持那家伙的封印;至于自己早就失去了“未来”这件事则在千年以前就已经了熟于心。

那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还会和这个人一起旅行呢。

为什么还会对这个人产生感情呢。

——明明就是不被允许的事情。我怎么会得到那样的准许?我怎么可以得到那样的许可?要是连我这种没有未来的人都能得到那把珍贵的钥匙的话,对正常人不就太不公平了吗?

我不需要。

我对自己这么说。

应该拿着那把钥匙的人不是我,应该推开那扇门的人也不是我,应该获得藏在门内的幸福的人更不会是我。

我没有那个资格。

我不停地对自己这么说。

——但我不甘心。

我无法容忍别人轻易地便将那把钥匙握在手中,更无法忍受他人推开那扇门、将门内的幸福紧紧拥在怀里。

绝不允许。

“……阿鲁巴。”

罗斯为自己无意识间发出的低声呼唤感到无比惊讶;他发现自己盖着脸的手在发抖,简直就像某种重病末期症状一样。意识到这点后,他小声地干笑了几下,更用力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耳膜被欢欣鼓舞的心跳不停击打着,连带着脑袋整个都沸腾了起来。干什么啊你们,就这么想我放弃治疗吗?罗斯无奈地吐出一口气,唇角却弯成了一个愉快的漂亮弧度。

——大概我早就喜欢你喜欢得没救了啊。



+++++

我想给罗斯阿鲁这CP打上【世界第一初恋】的TAG会被揍吗!会吗!

上一篇
评论
热度(24)
  1. 冷冷路标空想花园 转载了此文字
©冷冷路标 | Powered by LOFTER